主页 > www.292888b.com >
花费600多万建赝品博物馆?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品真假之争
发布日期:2019-10-21 03:08   来源:未知   阅读:

  刚举办完90周年校庆,嘉陵江畔的“双一流”高校重庆大学被推上了舆论风口浪尖。有收藏爱好者在网络上公开指出,于校庆前夕开馆的重庆大学博物馆充斥大量赝品,花费600多万办了一座“赝品博物馆”。10月14日,该收藏爱好者表示,对自己说过的线日,重庆大学回应,已经注意到网上舆论,在对事件进行核查。重庆市文物局亦表示介入事件调查。

  当天中午,博物馆展品捐赠者吴应骑教授的女儿吴晓妮回应澎湃新闻(,展品移交给学校前已经经过了校方鉴定,但其未透露当时鉴定的更多情况。她表示,父亲目前生病住院,已获悉此事,全家目前以父亲身体为重,所有信息以重庆大学调查结论为准。

  对于网友指出吴应骑与现任重庆大学博物馆馆长吴文厦为父子关系,吴晓妮表示属实。她强调,父亲从来没有利用职务影响把他调到自己身边,“哥哥(吴文厦)之前在重庆大学工作了十几年,资历没有问题的,在这点上我们问心无愧。”

  重庆大学基建规划处网站上一篇发表于2018年12月11日的文章显示,位于重庆大学虎溪校区的博物馆展厅历时10个月建设,于2018年10月19日通过验收。博物馆展厅总投资605万元,建筑面积1494平方米,位于虎溪校区艺术楼,由连廊改造而成,包含展厅、会议室、办公室、精品储藏间等。

  而馆内文物则主要来源于曾担任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常务副院长吴应骑教授的捐赠。2016年1月吴应骑在接受重庆媒体华龙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退休以后,一直致力于文物的搜集和研究工作,并且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吴应骑告诉记者,“这些文物都是经过相关专家鉴定的,非常珍贵的文物占到60%以上。我希望重庆大学的博物馆能建设成全国高校中一流的博物馆。”

  据重庆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官网消息,2019年2月25日,为顺利推进重庆大学博物馆捐赠藏品的移交工作,教育基金会秘书处牵头组织了博物馆捐赠藏品移交工作协调会。2月26日,在捐赠方吴应骑教授及校内相关单位领导的现场见证下,博物馆顺利完成了所有捐赠藏品的移交工作,移交藏品共计342件,其中青铜器22件,陶和瓷器161件,玉器159件。

  作者在文章中介绍,展厅内人迹寥寥。“改装版铜车马体量硕大,通体错银。在马的造型和车的制式上,完全模仿秦始皇陵铜车马中的一件,尽管型制有些别扭,做工颇感粗糙,细节也不怎么讲究。”“电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把电镀工艺和人造宝石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两千多年。”“三彩挂蓝,价值连连,展出的一件(唐三彩女俑)大到没朋友的三彩肥婆不仅挂蓝,挂的还是现代才有洋蓝,比圆珠笔涂的还蓝。那张柿饼脸,那双斗鸡眼,也大大突破了唐代审美的下限。”

  文章同时质疑馆内还有仿制后母戊鼎的“商代兽面纹牛鼎”;造型来自平朔秦汉墓或海昏侯墓、高达一米多的“汉代雁鱼铜灯”;仿制南京博物馆元青花梅瓶的罐子;仿制国家博物馆鲜于庭墓骆驼载乐俑的陶俑等藏品。对于文章提到的博物馆耗资670万的数据,“江上”介绍,那是他在自媒体上看到的,但现在那篇文章找不到了。

  10月14日晚,澎湃新闻记者拨通网友“江上”的电话。“江上”表示,他已经退休,平时就有收藏的爱好,也经常在网络上发表对艺术品收藏的见解和看法。起初他没有注意到重庆大学博物馆,是听收藏圈子去看过的朋友说,里面展品的问题比较明显,这才引发了他的兴趣,便前往实地参观,“就我所看到的展品,应该都不是真品,破绽太明显了。我是凭自己的收藏经验得出的结论,在此之前也不认识吴教授。如果是仿制品,博物馆应当注明,这也是博物馆界通行的做法。但我在重庆大学博物馆没有看到展品标签上有明确注明是仿制品。”

  事件发酵后,一位曾供职于国内知名博物馆的权威文物专家15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不能说重庆大学博物馆展览的展品百分百是赝品,但至少从公布的展品图片看,可以用“荒唐”二字作为评价,“这几年不少大学都在建设博物馆,这本来是好现象,但博物馆有着严格的专业标准,比如,就接受捐赠而言,必须要过文物鉴定的这一关,因为博物馆的收藏品必须是经得起推敲的,以故宫、上博等知名博物馆而言,也向社会接受过捐赠,但如果鉴定是赝品,则一般不会接受,如果有收藏家坚持把整体收藏捐赠博物馆,而且其中含有赝品,那么,这些赝品在展出时会进行学术标注,或者作为一种参考资料。”

  位于歌乐山下、嘉陵江畔的重庆大学创办于1929年,为教育部直属全国重点大学,也是西部地区一所以工科见长的高校,2017年,重庆大学入选中国“世界一流大学建设A类高校”。重庆大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建设双一流高校的必备条件之一就是学校要有博物馆。”“今后,学校还将建设2万多平方米的博物馆新场地,将一些体现学校教学科研成果的展品放置进来。”该负责人表示。

  以工科见长的重庆大学亦试图通过博物馆建设实现全面发展。重庆大学新闻网介绍,重庆大学博物馆将成为重庆大学进行通识和人文教育的基地之一,该校还专门成立了文博研究院,对传统文化进行梳理,并运用于学校教学之中。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8年教育事业统计工作的通知》中提出,根据教育事业发展现状,新增高等教育学校“博物馆”统计指标。其中明确,高校博物馆是通过收藏、研究和展示人类的物质与非物质遗产及其环境,开展公共教育活动,并体现各高校自身的主干专业特色或历史特色的公益性机构。通知还明确校史馆不属于高校博物馆范畴。

  2005年第1期《今日重庆》杂志曾这样介绍:吴应骑出生书香门第,其祖父为清朝翰林学士,其舅父为著名收藏家,耳濡目染、家学渊源。因此吴应骑进入收藏世界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和资源。他本人系中央美院专攻中国美术史的研究生,青年时就嗜好收藏,精于鉴赏。尤其喜爱书、画和瓷器,为研究、收藏文物古迹,吴先生踏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甚至远涉海外,搜集藏品。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5年重庆大学新闻网发布了新闻稿件《重庆大学举行拟建博物馆藏品评估暨文博研究院筹建专家会》,文章显示2015年12月26—27日,重庆大学邀请国内14位博物馆建设及文物专家就重庆大学教授、收藏家吴应骑先生对重庆大学拟捐赠的藏品进行评估,并对筹建重庆大学博物馆和重庆大学文博研究院的可行性进行论证。来自文物界、学术界的多位专家表示吴应骑藏品种类齐全,部分藏品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艺术、社会学研究价值,拟捐赠的藏品具有重要的教育和科研价值。专家一致认为重庆大学以吴应骑教授所捐赠藏品建设重庆大学博物馆及重庆大学文博研究院可行,并提供了建设性的意见。

  网友“江上”在文章中还指出,吴应骑教授的儿子吴文厦是重庆大学博物馆的现任馆长。“江上”告诉记者,他是听在重庆大学任职的朋友说的。这点得到了吴晓妮的确认,但她向澎湃新闻表示,父亲从来没有利用职务影响把他调到自己身边,“哥哥(吴文厦)之前在重庆大学工作了十几年,资历没有问题的,在这点上我们问心无愧。”

  15日下午,吴文厦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他本人进入重庆大学工作已有十余年,担任重庆大学博物馆馆长之前在该校艺术学院从事绘画教学工作,平时还在做一些策划展览方面的工作,重庆大学成立博物馆后,经过学校考察研究才得到任命。